论坛首页>>鸟人在林大 Birders in BJFU>>笔记——秘境弄岗(鸟类混合群研 ...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Awing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版主
星数:
帖数:7
精华:0
积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7-08-06 22:36
字体大小: 1#

笔记——秘境弄岗(鸟类混合群研究)


4月份就早早的联系的7月份(7.20-7.26)的志愿活动,可以说是真的很想去了。



(一、   吐槽篇)

和大多数旅途一样,经过长时间的颠簸,终于到站南宁。来之前已经查过地图,这边开通了地铁一号线,南宁站和广西大学之间只有两站,很快就到了。这边的地铁票和天津的是一样的(京津冀一体化之后就不知道了),都是圆的;不是很喜欢,也不习惯,拿在手里就想不停地“把玩”,经常掉地上。

很方便,这边也有小黄车,安顿好之后就骑着去见蒋师兄了。广西大学的校园里绿化特别好,可能是南方树种叶子都相对北方更宽大吧,感觉整个校园的植被郁闭度都很高;望远镜不离身的我,想在路上顺便看看鸟,然而真的找不到,只闻其声。一路上只见过掠过的鸟影,但从未找到过一只站着能让我认真观察的鸟。作为一个假的南方人,我也就只能听出暗绿绣眼鸟和红耳鹎的声音。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留意这边常见的鸟和其他地方的差异。这里的鸟种以暗绿绣眼鸟和红耳鹎居多,很惊讶没有看到麻雀,而昆明主要是暗绿绣眼鸟,黄臀鹎和麻雀,北京则主要是白头鹎,喜鹊,灰喜鹊,麻雀。单从鹎类来说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再如董寨,那边的鹎类主要有领雀嘴鹎等;此外进入保护区之后,弄岗保护区竟然也没有一只麻雀,其他鸟类像白翅蓝鹊的生态位,则很像云南一些地方常见的红嘴蓝鹊的,这里也没看到有常见的大斑啄木鸟之类的,常见的啄木鸟却是一种很可爱的,白眉棕啄木鸟;这边的山雀类此时也只有大山雀(远东山雀)一种。

刚到广西大学林学院门外时,门头的一排字吸引了我:知山知水,树人树木。作为一个北林人不能只用似曾相识来形容,北林的校训:知山知水,树木树人。果然林业人都是一家亲啊。进门的时候看着门口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一个登记本,仔细看是来访人员登记(包括本校的,因为要写学号),想到自己不是本校的,上面也没有写身份证号的地方,就向值班室内的大叔示意,并说了我不是本校的;本想问要怎么登记,可大叔一言不发,继续看电视,那我就不管啦。到蒋师兄办公室,门外写着动物行为学、生态学研究办公室(不太记得清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因为放假了,办公室只有师兄一人。寒暄几句师兄就给我安利他认为的“弄岗八绝之一”黄皮果,长得挺像桂圆,但吃起来酸中带甜,确实很有特点。聊过项目的大概情况和主要工作,一起吃完饭后就回去休息,等第二天早上出发去保护区。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目的地。路上似乎是第一次见边防兵哥哥,上车查了身份证,询问去做什么等等,外面则是持枪站岗的另一个兵哥哥(好吧,这是一个有点累了的兵哥哥)。中午到达之后修整了一段时间,师兄教我怎么使用仪器等等,外面下着小雨。雨渐停了,我们出发去第一条样线。接下来的经历是弄岗给我的难以忘怀的“见面礼”。对环境一无所知的我穿着短袖就出去啦!!!弄岗特别湿热,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属于亚热带湿润季风区。我们去的是著名的弄岗观鸟大道,但由于样线是固定的,需要先爬一个大坡才到样线起点,爬上坡之后已经开始出汗,接下来就是难忘的记忆了!一出汗,就很容易招来蚊子。一路上都是蚊子,穿着短袖的我给师兄减去了大部分蚊子的困扰,虽然我一路上喷了大半瓶新买的花露水,然而,我和师兄最后总结出我们买的是假的花露水。就这一个下午,单独一只手的手心手背,就有不下15个包,此外手臂、后背、脖子、胸前、甚至脸上也有不同程度的包,腿上由于穿的是速干裤,很薄,也被叮了不少;更可笑的是有一次师兄让我帮他拍张工作照,拿着手机刚拍完两张,下巴就被蚊子叮了个大包!呜哇~~~工作结束的时候总结了一下,第一天下午被叮的包大概和接下来的6天里被叮的总和一样多。此外还总结出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在雨林里走路能不停就别停,你完全不知道一停下来马上就会有什么虫子(主要是蚂蚁)爬到你身上!有一次要在一片比我稍微矮一些的草里做实验,我就只停留了不到3分钟,发现身上已经爬满了蚂蚁……由于右手拿着实验仪器不能动,只能左手不停地扒拉在身上四处乱爬的蚂蚁;实验结束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路两边的叶子上全是密密麻麻在爬的蚂蚁0.0,不知道是不是它们释放了什么化学信号,引出来大部队把路拦住!用录音用的“锅盖”清理了之后赶紧逃走!现在只要身上有什么痒的地方,像某处和衣服一会儿接触一会儿不接触的,我就会立刻捏一下或者揭开来看看是不是有虫子……

最初几天我们住在弄岗客栈,专门为拍鸟人准备的客栈!后面几天我们住的是弄岗保护站,房间里有一个bug!房间里的灯居然就在床头上!晚上由于外面还挺凉爽,就开窗,拉上纱窗通风,然而,有些小飞虫是可以通过纱窗飞进来的…这些小飞虫就在灯下面飞,还不断的掉下来,接着就在床上到处乱爬…,发现这个问题之后赶紧关窗,然后清理小飞虫,多次,直到夜里快1点…!第二天整个人精神恍惚。

吐槽完之后也该说说值得好评的地方。南宁的很多方面我觉得都很人性化,在地铁里,快到站的时候,提示音里在最后会说请在列车运行方向的左(右)侧车门下车,这在以前坐过的地铁里是从来没听到过的;其次是乘坐大巴去保护区的时候,大巴里会给每位乘客提供一瓶小瓶装的矿泉水,这在以前坐过的大巴里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从这些方面看,南宁真的是一个很人性化的城市,肯定还有更多类似的地方我没来得及注意!但有一点还要吐槽一下,地铁一号线把南宁火车站简写为火车站,南宁火车东站简写为火车东站,以至于在我买票的时候有人问我去南宁东站要怎么买票,给他解释说火车东站就是南宁东站之后才恍然大雾!

南方鸟种,特别是在繁殖季,和北方差异真的不是差一点点。来的时候师兄问过我个人记录有多少了,我说300+(绝大部分是在北方看的),但当我们走样线的时候我基本一个都不认识,因为看不见,大多数都只能听声音…!我感觉师兄应该一度怀疑过我的300+是不是水的,我也很无奈啊,如果能看见鸟的话估计还能认识几个,可真的很难看到0.0!保护区内常见的就红耳鹎、鹊鴝、棕颈钩嘴鹛和灰眶雀鹛我大概能听出来,其余的真没听(见)过.0.!保护区常见的主要是一些鹛类,但北方除了山噪鹛和山鹛真没见过(也没有)其他什么鹛,棕颈钩嘴鹛还是在董寨那段时间看的…。保护区内经常能听到红头穗鹛、短尾鷦鹛、纹胸巨鹛、白腹凤鹛、栗耳凤鹛、长嘴钩嘴鹛、黑头穗鹛、斑颈穗鹛、棕胸雅鹛的声音,此外还有长尾缝叶莺、黑喉山鹪莺、暗冕鹪莺以及师兄戏称的小喵,黄腹鷦莺(有一种叫声特别像小猫叫,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以为是猫!),太阳鸟也有几种,黄腹花蜜鸟、叉尾太阳鸟、纯色啄花鸟,还有几种鹎,常见的红耳鹎、白喉冠鹎、黑冠黄鹎,然后就是其他的像黑枕王鹟、海南蓝仙鹟、白腰鹊鸲、蓝背八色鸫、黄嘴栗啄木鸟、白眉棕啄木鸟,长尾阔嘴鸟、白翅蓝鹊、黄腹鹟莺、黑冠鳱、斑头鸺鹠、领鸺鹠、红头咬鹃、印支绿鹊、灰岩柳莺等,很幸运也看到了一些猛禽,褐冠鹃隼一家三口,匆匆掠过的松雀鹰,不认识的几个鹰等。

以上为日常吐槽。




(二、   工作篇)

这次参与的项目名称叫鸟类混合群的反捕食策略项目。鸟类混合群?几种鸟在一起混群呗;反捕食策略?防止被天敌捕食的策略呗。就是研究几种鸟混在一起之后它们防止被天敌捕食的策略。这是我最初自己对这个项目的认识。

所谓鸟类混合群:两种以上具有相似生态位的鸟在一起活动;但要满足一些条件才算混合群:1.时间:这几种鸟至少在5分钟内都在一起活动;2.活动方向:这几种鸟要向一个方向移动。

在鸟类混合群中,会有一个领导者(本研究发现该区域领导者一般为灰眶雀鹛),其余的为伴随者(该区域内一般为红头穗鹛、纹胸巨鹛、棕胸雅鹛等)。

混合群的好处:1.稀释效应:一群鸟在一起相比几只鸟在一起来说,每个个体被天敌捕食的概率大大下降了。2.“鸟多力量大”:一群鸟在一起觅食,一只鸟发现食物后,其余的鸟也会受益,减少了大部分鸟用于去找食物的时间,因此从一定程度来讲就增加了它们可用于警戒(看看周围有没有天敌)的时间,也就增加了它们存活的可能性(也可说是增加了个体的适合度),并且一起活动可以一起抵御天敌;此外一群鸟一起活动更容易惊起周围的虫子,更容易发现食物。3.混合群中,通常都是由领导者发现食物或者危险,然后发出信息,而伴随者则可以利用领导者的这些信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伴随者是如何“听懂”领导者发出的信息的?)。

在繁殖季和非繁殖季,混合群的组成有很大的差异。非繁殖季,混合群的个体数量会比繁殖季多很多,但物种数量却相差不大,并且此时领导者灰眶雀鹛会集群,在混合群中不仅灰眶雀鹛的数量比繁殖季时的多很多,区域中混合群的密度也会比繁殖季大。我曾认为混合群中,非繁殖季灰眶雀鹛数量多,而繁殖季灰眶雀鹛数量少,所以繁殖季灰眶雀鹛被分散开来,因此繁殖季的混合群密度应该比非繁殖季高;但通过实验和调查发现不是这样的,非繁殖季的混合群密度明显高于繁殖季。猜想,繁殖季大家都忙着养儿育女,因此活动很分散,并且由于领域行为,灰眶雀鹛在繁殖季一般是1-2只一起活动,此时除了专注育雏外还要时刻保卫领域,因此就没时间带小伙伴了?

实验预先选定6条样线,每条样线长约1km。在进行实验之前,先花1.5小时左右的时间走一条样线,过程中认真记录沿途鸟种以及是否有混合群;样线走完后之后再往回走,回来的路上选择合适的地方做实验。实验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

一、猛禽声音回放实验

实验组:选择发现有混合群的区域做实验,一般离混合群5-10m;先通过观察,确定混合群里都有什么鸟,再进行实验。这样可以更快的记录每种鸟的反应情况。

对照组1:选择基本听不到声音或看不到鸟叫的环境,以保证能确定没有混合群;对于不确定是不是有混合群的区域,不进行实验。

实验选取当地有分布的领鸺鹠作为猛禽,准备其模型标本,在标本附近回放其声音。先录音30s,作为环境概况记录,随后开始放猛禽声音,声音共5分钟;期间观察周围鸟类反应,记录每种鸟接近标本的时间,接近标本的距离远近以及反应强烈程度等等,同时录音记录,5分钟声音回放结束后继续保持录音,直到鸟群基本散开。一般整个过程持续7分钟左右。

该实验有几个注意点:1.猛禽声音不能一直用同一只个体的;由于实验会在一条样线上重复做好几次,因此每次的声音会有改变;2.同一条样线每次实验的间隔不少于2天;以上都是为了避免鸟类习惯这类实验;3.实验选址很重要,要确定是不是混合群。

对照组2:将猛禽的声音换为同等体型但不会对鸟类造成伤害的物种的声音,本实验选取了山斑鸠,同样准备了标本模型等。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山斑鸠在该区域没有分布,我不确定这会不会影响实验结果。通过这几天的实验发现此条件下鸟类基本都没有反应。

二、模拟猛禽从鸟群上空划过

实验通过人为扔木棍,模仿猛禽从混合群旁边飞过的场景,记录不同鸟类的反应情况。此实验没有在非混合群条件下的对照组实验,因为之前已经做过相关研究,发现该实验的对照实验没有意义,具体原因不知。扔木棍的力度、方向以及落点都需要认真考虑。一般扔在鸟群旁边。由于这段时间里,在做实验的时候基本没有遇到混合群(好像就遇到过一次),所以该实验一直没有实施,我们从一开始就准备的木棍背到最后一天也没扔出去!

本次做得最多的实验是在没有混合群的条件下回放猛禽声音,期间发现反应强烈的有灰眶雀鹛、白腹凤鹛、黑枕王鹟等,此外还有寿带、红头穗鹛、纹胸巨鹛、叉尾太阳鸟、纯色啄花鸟、海南蓝仙鹟、棕颈钩嘴鹛等等。好像唯一一次在有混合群的情况下回放录音的时候,鸟类的反应是最强烈的,像白腹凤鹛、黑枕王鹟等直接贴近模型标本鸣叫,围攻驱赶。而在用山斑鸠做的对照组实验中,基本都没有任何鸟接近或反应强烈。

实验结束后和师兄讨论过,发现繁殖期的鸟类整体的反应强烈程度都没有非繁殖期的强烈;猜想,首先是因为繁殖期就算有混合群,混合群的个体数量也很少,没有非繁殖期多;其次,在繁殖期,大多数鸟类都忙着育雏,特别是我们做实验的那段时间已经有不少刚出飞的幼鸟,可能亲鸟不愿意冒险出来驱赶猛禽,因为这可能暴露幼鸟的位置;还有就是繁殖期每种鸟都有自己的巢域或领域,没有在自己领域内可能就不愿意出来驱赶。

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对于猛禽的出现,鸟类是出来驱赶好一些还是直接逃跑好一些?在繁殖期,鸟类的领域性都很高,但还得分是在繁殖的什么时期,在育雏期和育雏期以前(筑巢期和孵卵期)鸟的反应应该是不一样的,因为两个时期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不一样的;一般来说对于这种入侵事件,鸟类都会选择警告或者直接驱赶,但具体情况比较复杂,由于没有足够的观察,不能下结论。在非繁殖期,由于不用考虑繁殖付出,鸟类基本都会群起而攻之,也就是本实验所研究的“围攻”,因为不驱赶的话猛禽一直对它们都存在威胁,这也是混合群的一个好处之一,可以和其他鸟一起驱赶天敌而不是孤军奋战。写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回答到底是逃跑好一点还是驱赶好一点,我也不知道。

再回到项目研究上;本研究想知道,在混合群中,伴随种会通过接收领导者(灰眶雀鹛)对危险发出的信息而做出反应,如果在没有领导者(灰眶雀鹛)的条件下,会有鸟来充当领导者(灰眶雀鹛)的角色吗?那些鸟会呢?它们是怎么反应的呢?其他伴随种又是怎么反应的呢?如果没有鸟来充当领导者(灰眶雀鹛)的话,它们又会是怎么反应的呢?这些反应和有领导者(灰眶雀鹛)的时候的反应有什么不同呢?以及在非混合群中,鸟类的反应情况和在混合群中鸟类反应情况的差异。师兄之前也给我举过一个例子,虽然我觉得不是很恰当:假设一个班里,平时有什么事都是班主任通知,某一天班主任不在了,此时是由班长来通知呢,还是学习委员来通知,或者其他同学来通知等等。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虽然被蚊子叮的很惨,也没有看到这边特有的弄岗穗鹛(某人说没看到就不用回来了),但我确实很高兴也很幸运能去和师兄学习这么多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接触的东西,并且我提的问题师兄基本都能很好的给我举例解答。在此感谢蒋师兄一周来的照顾和指导,谢谢你。对于留有的遗憾,像没看到弄岗穗鹛,没来得及去广西大学吃一次食堂等等,以后去再补上。




注:鸟类图片拍自弄岗客栈内的图册《秘境弄岗》;实验部分还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以后再更。


相关帖子
收藏 顶 0 踩 0
0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

消息内容

×
消息长度最多可添加100个汉字或者200个字母

回复内容

×

编辑回复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