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Awing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版主
星数:
帖数:7
精华:0
积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7-01-21 18:23
字体大小: 1#

Ten days





考研结束后,感觉到身心疲惫;庆幸的是坚持到了最后一个小时,尽管提前交卷了。在宿舍躺了几天后,仍然不见好转,整日疲惫不堪,浑浑噩噩!

一转眼,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出去观鸟了,在林大这个小院子里困得难受;考完研之后也不想再呆在学校,正好有时间出去“浪”。一路上全是雾霾。张楼这边工作的第一阶段也快结束了,我和小华正好赶上收尾。

上一次来已经是半年前了,这次主要是做环志,目的是给在研究区域没有环志到的银喉和红头发一个 “身份证”。

毫无意外,第一只解的鸟还是心蕊的“儿子”,棕头鸦雀!由于是才撞网没多久,小家伙也没有暴露出它的暴脾气,很顺利的解网释放了。然而刚开始学解网的时候,它可是让我印象深刻吖!15年年初是我第一次来张楼,那时候除了认识几个常见的鸟,其余技能全未解锁。有一次遇到一群20+的棕头一块儿撞网,张鹏老师说让我们练习解网,就让我、小郭、高阳解决;有的鸟由于挂在网上的时间太久了,就变得非常愤怒,手还没碰到它,头马上扭过来想来一口!手法不熟练的我被一只鸦雀一直咬着不放,直到我默念60s之后,用手轻敲它的脑袋才松口!还好现在想起来已经没有疼痛感了。这次虽然也被咬过,但感觉没有那么疼了,感情是过了两年已经变得皮糙肉厚了!

张鹏老师很有趣,好像热爱自然的人都会很有趣,因为能在自然界中发现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乐趣,自然人也就变得有趣了。解网的时候,一些握在手里的鸟会拼命的叫着挣扎,一般的自然爱好者看来也许会觉得有些“残忍”,但这就是科研,而且我们也并没有弄伤它,但确实会吓着它;每次鸟在手里挣扎着叫的时候我都会抱怨说:“别吵了”。张老师在一旁笑道:“它在说让你快放了它”。而当我把鸟放飞的时候,一些鸟会先飞到附近的树枝上站着叫几声再飞走,张老师则会在一旁取笑道:“它在说XX是坏蛋”。恩,好像很有道理。

刚来的第一天就遇上了俩灰头绿啄木鸟撞网,张老师又给我讲起了他第一次解啄木鸟的时候被鸟啄的情景;画面太美,我们就不回忆了。对了,还有官师兄第一次解伯劳的时候的画面也很美。一次网捕了俩这么大的啄木鸟,张老师很开心的一手一只拿着让我给他拍照,拍完后他说让我拿着给我也来几张,但是看着它那先端是齐平并且肯定很锋利的喙,我内心是拒绝的;在张老师的鼓舞下我尝试先着握住一只,然后慢慢的转换为拿住它的腿。它出乎意料的安静,或许是受到了惊吓。拍完照后本还想给它取点血样,张老师让我自己来,无奈手小,一只手展不开它的翅膀......第一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观察啄木鸟,我用手机微距拍了它粉红色的虹膜和大红色头顶,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对趾型的足以及“披针形”的尾羽!

     

第五天的时候,我终于亲眼看到了红头撞网的场景。一群30+的红头,被录音吸引过来后一个接一个地掉进网兜里,我们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偶尔干扰一下不让漏网的鸟从旁边飞走;最终一共捕获20+的红头外带1只黄腰柳莺。可能天有点冷,黄腰是我第一个解的,但状态明显不太好,只好尽快观察拍照后给放到了枝头,完全炸毛的小家伙酝酿一会儿后自己飞走了,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这一次还解了不少杂鸟,像灰头鵐、黄喉鹀、黄眉鹀、棕颈钩嘴鹛、红胁蓝尾鸲、北红尾鸲、大山雀、灰喜鹊、金翅雀等等。


很不巧,来了10天,几乎有5天都在下雨!但下雨也没有妨碍我们出去观鸟。在张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先后去了附近的水库和xx山,看到了少许水鸟,还有一只很瘦,看起来应该很饿的戴胜,但没有见到想看的朱鹮。10天很快就过去了,总感觉还没被鸟咬够。


相关帖子
收藏 顶 0 踩 0
0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

消息内容

×
消息长度最多可添加100个汉字或者200个字母

回复内容

×

编辑回复内容

×